萧启庆 萧启庆先生
发布时间:2020-10-17 18:20    浏览次数 :55

虽然蒙古语元史的研究历史悠久,但由于上述困难,其研究令人望而却步。

元史的研究有两个主轴,一是考察元朝在中国历史上的独特性,二是考察其在中国历史上的延续性。前者侧重于对草原传统和外来文化冲击导致的元代制度和文化特征的横向探讨。后者侧重于对元代与前后世代的异同及其在中国历史发展中的地位进行纵向研究和分析。过去,蒙古族元史专家经常强调前者而忽视后者,但在一般历史上,他们往往跳过元朝,未能探索这个朝代在中国历史上的地位。

在研究方法上,以往学者有不同的偏好。一个流派侧重于重大历史问题和趋势的讨论,另一个流派侧重于中国各种史料的比较和解读,以及运用语言学手段对名物进行考证,可以说是以文本为导向的。元史研究涉及到大量不同语种的史料,比如忽视中文考证往往无法拓展史料,其研究就会空洞无物,造成大量腐败。然而,中国考证学派的学者大多陷入见树不见林的困境,以史料研究代替史事研究,以汉语考证作为历史研究的目的。在中国乃至世界范围内,繁荣于20世纪30年代的第一代学者对汉语考证给予了更多的关注。第二代以后的学者更多地关注对重大历史问题和趋势的讨论,但更多地关注上述第一条研究路线。

就研究方法而言,在我早年,我的老师非常重视我的汉语训练,似乎希望我在汉语考证方面取得一些成就。然而,观察学术动向,我意识到,对于一个历史学家来说,汉语考证研究是研究的重要基础,而不是目的。几十年来,我的写作虽然是基于乾嘉考证和蒙古语的《小学》,也尽量搜索各种语种的史料,但在选题和概念设置上,尽量从历史社会科学的宏观概念入手。我希望在宏观和微观之间取得平衡。而且,从大学时代开始,我就一直关注日本东方史学和西方东方主义的作品,不断取长补短,希望不要置身于世界元史研究的主流之外,也希望能为这一主流做出更多贡献。

就研究重点而言,早年主要集中在上述第一个主轴上,如探讨北亚游牧民族南侵的原因、蒙元的军事制度、西域人民的政治作用等,都是为了探索草原传统对中原历史的影响。近年来,第二主轴也备受关注,如《元朝科举与江南士大夫之延续》,探讨江南士大夫家族是否受到蒙元统治的干扰。当然,我也意识到这两个主轴是不容忽视的,所以我也想把这两个主轴结合起来,勾勒出蒙元时代在中国和北亚漫长历史中的位置。今后,我们应该多写一些诸如“反思蒙元统治对中国历史发展的影响”这样的文字。



河北快3_河北快3首页_河北快3开奖结果-官网